2019-12-23 11:42:37城市金融報

警惕付費超前點播模式走偏

2019-12-23 11:42:37城市金融報

  過去一周,圍繞“慶余年50元超前點播”話題的討論熱度已經遠超電視劇本身,引發網民和諸多媒體的不滿。最新進展是50元的“打包折扣價”已經結束,只剩下3元/集的解鎖價,這意味著需要花費75元才能提前看到大結局——這羊毛是越薅越多。在爭議聲中逆勢漲價,以至于有職業律師宣布要發起民事訴訟,起訴平臺多項協議條款為霸王條款,索賠經濟損失500元。

  然而這位律師自己也知道,這場官司“大概率打不贏”,事件本屬商業模式之爭,法律上亦缺乏相關前例及執法依據。

  這實際不是一場單純的對錯之爭,而是視頻平臺為了建立新的盈利增長點向觀眾發起的一次闖關。它們事先很可能已經預料到觀眾的反彈,但一旦闖關成功,新的收費規則確立,就意味著巨大的商業利益,為了預期利益而付出相應代價理所應當。

  支持視頻平臺做出“民意闖關”決策的應有多重背景,首先是平臺所背負的盈利壓力,視頻網站燒錢多年,至今一直虧損,必須竭力開源。其次是視頻平臺對自身實力的自信,多年紅海廝殺下來,剩下的巨頭所剩無多。第三是對《慶余年》這個超級IP吸金能力的自信。另外,今年8月,有平臺曾對另一部熱播劇推出過類似的收費,結果有200多萬會員用戶選擇付費,也給了他們信心。

  即便在吐槽聲沸反盈天的今天,視頻平臺“民意闖關”的底氣似乎仍在,無論是回應“不夠體貼”還是“應做好告知”,潛臺詞仍是“這錢還是要收”。等到熱度過了,抗議聲自然熄滅,消費者慢慢也就習慣了,一個新的商業模式也就此確立。

  客觀說,如果劇情照此發展,最終視頻網站和消費者達成和解,倒也無妨。但怕就怕,劇情的發展最終會脫離平臺設定的劇本,而走向一個從長遠看觀眾與平臺雙輸的結局。

  回顧中國網絡視頻業十幾年的發展歷程,現在視頻平臺雖然依舊虧錢,但實際上已經是歷史上最好的時光。盜版大部分被打掉了,消費者也基本上養成了付費的習慣,兩大視頻平臺付費會員雙雙過億,就能說明問題。隨著付費會員商業模式的確立,兩大視頻平臺眼看著正走向國際視頻巨頭奈飛同樣的康莊大道,所謂行百里半九十,在這個關鍵時刻,行差踏錯的話,殊為不智。

  付費超前點播最大的問題,實際上在于它會導致消費者對視頻平臺收費模式的認知混亂,最終動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付費會員商業模式。因為從本質上,付費超前點播就是基于點播的商業模式,這是視頻平臺多年以來好不容易拋棄掉的一種陳舊收費模式,現在卻為了利益走回頭路,舍本逐末的風險非常大。

  那么到底能不能既收會員費又收點播費呢?所謂甘蔗豈能兩頭甜,就像網絡游戲當年到底要不要靠賣道具賺大錢引發的爭議一樣。其背后實際牽一發而動全身,甚至涉及商業價值觀和商業生態變化。比如,現有的會員收費模式實際上是觀眾也在為那些他并沒有看的作品付費,這等于支持了豐富的小眾作品、嚴肅作品的生產,豐富了內容生態的長尾部分,但一旦內容制作方向被點播暴利所主導,必然會誘使資金都向最能迎合庸眾市場的領域聚集,結果并不難猜想。信海光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国产一国产一级毛片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