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2 20:55:14解放軍報

我在亞丁灣抓海盜

2019-12-22 20:55:14解放軍報

點擊進入下一頁

  被困20多個小時的外籍船員獲救后,興奮地與我海軍護航官兵合影。本報特約記者 李 維攝

  我的書柜上有個金色相框,鑲著一大一小兩張照片。小的照片是二丫頭周歲時一家四口的留影,我穿著白色帥氣的軍裝,她們穿著白色的小豬佩奇親子裝。大的那張照片也有4個人,一名荷槍實彈的特戰隊員小心警戒,三名身披中國國旗的敘利亞籍船員比著“勝利”的手勢。

  其實,這張照片只講了故事的一半,在鏡頭之外,3名海盜正由6名中國海軍特戰隊員看押著。在此之前,這幾個海盜在這艘圖瓦盧籍OS35號商船上持槍掃射,縱火作惡……

  那是2017年4月8日傍晚,平靜的亞丁灣再掀惡浪。天空被燒得格外紅,壓得太陽早早墜落海面。

  時任玉林艦實習艦長的我,突然接到消息:一艘商船在離索科特拉島西北133海里處遭劫持,數名海盜正在放火,船員躲進安全艙……

  我立即向預備指揮所指揮員趙朗報告情況,并在編隊指揮所批準后,啟動4臺主機全速奔向事發海域。

  朦朧月色中,一艘僅開了2盞桅燈的商船漸漸浮現在我們面前。艙面余火燃盡,但被燒得焦黑的艏樓,無聲地控訴著海盜的暴行。雖然沒看到海盜的蹤影,但我們感覺他們就躲在附近。

  “武力營救!”我腦海中第一時間蹦出這個詞,但隨后就想到這4個字背后的難度與危險:世界海軍護航史上的成功營救行動不過寥寥幾起,某國海軍雖然最終制伏了海盜,卻以人質的生命為代價……

  然而,隨處可見的子彈殼、燒得漆黑的船體和船員們漸漸微弱的呼救聲,都讓我們堅定決心:作為護航官兵,維護的是中國海軍護航編隊的金字招牌,展現的是維護世界和平的大國擔當。

  預備指揮所指揮員趙朗帶著我們和特戰隊員利用現場拍攝的多角度商船圖片,綜合雷達、光電等信息,開始研究制訂武力營救OS35號商船的方案。

  4月9日早上不到6點,亞丁灣天已大亮,我站在駕駛室,看到巴基斯坦、意大利、印度、美國4國海軍的5艘軍艦陸續抵達附近。我們武力營救的一舉一動都將被世界海軍同行看在眼里。

  “玉林艦立即行動!”6時10分,隨著指揮所一聲令下,2艘載著特戰隊員的小艇如離弦之箭沖向商船,加裝重機槍的直升機騰空而起,狙擊手趙陽趴在最高點拉開槍栓,翻譯項良瀟向四國軍艦通報我開始營救,我操縱艦艇保持對商船的最佳攻擊陣位……

  掛梯登船、破障突擊、協同警戒,特戰隊員動作迅猛干練。13分鐘后,他們抵達駕駛室、占領商船制高點。隨后,他們迅速向安全艙推進,解救了已受困20多個小時的19名船員。

  地毯式搜索隨即拉開,特戰隊員、本艦火力支援組和攝錄像取證人員組成突擊隊,由商船輪機長引導,開始了長達7個小時的搜索排查。

  搜查從上到下、由內至外,沿途經過的艙室有近百個。突擊隊員事后跟我說,很多房間的門都是關著的,“每踹開一扇門,都是直面未知的危險”。

  “不好,有情況!”突然,我看到2名突擊隊員在左舷救生艇前有明顯的后撤動作,緊接著對講機傳來嚴厲的警告聲“Hands Up!No Harm!”幾乎在同一時刻,突擊隊員龔凱峰據槍先敵瞄準,母艦副炮迅速調整角度準備攻擊,直升機飛至前方尋找更好的火力支援點……

  十幾秒的對峙后,3名海盜看著四周的高壓態勢,乖乖把手舉起,慢慢走了出來,3把上膛的AK-47步槍靜靜地躺在一旁。

  得知抓到了海盜的船員們,不顧我們阻攔,全都沖了出來。一名年長的船員看到海盜后異常激動,指著其中一個海盜控訴:自己曾被他劫持,被囚禁和虐待了兩年,親眼見他殺過人。

  船員們對我們感激萬分,“I love Chinese Navy!”“I love China!”成了那段時間聽到最多的話。

  經過兩天的隨船護航,我們將商船安全護送至也門亞丁港附近海域,營救行動畫上圓滿句號。

  如今,我當了衡陽艦艦長。衡陽艦是譽滿亞丁灣的“護航明星艦”——多次挺進亞丁灣執行護航任務,先后查證驅離疑似海盜目標260余批700多艘,解救遭海盜圍攻的中國籍商船1艘,接護被劫獲釋船舶2艘,安全護送中外船舶90余批800多艘。數據背后,盡顯大國海軍的責任與擔當。

  (本報特約記者李維、通訊員胡丹青采訪整理)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国产一国产一级毛片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