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2 17:58:20光明日報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書法批評

2019-12-22 17:58:20光明日報

  近些年書法創作欣欣向榮,然而書法界也出現了一些亂象。比如,一些所謂的“書法家”為博眼球,打著“創新”的旗號,歪曲、篡改傳統書藝,雅俗不辨、美丑不分;再有就是,書法界炒作之風一度盛行,功利主義滋生,浮躁情緒蔓延。出現這些亂象,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書法批評的缺失與缺位。

  當前,專業的書法批評者鳳毛麟角,具有學術批判性與影響力的批評文章亦所見有限,書法批評陷入了困境,雖欲振而不彰。這不得不引起我們深思:我們應該如何對待書法批評?我們需要什么樣的書法批評?

  為什么要批評?早在1942年,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就明確指出,批評和自我批評是文藝的最重要任務之一,文藝工作者要敢于批評,樹立正確的批評觀。書法作為文藝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無論地位高低,水平如何,書法家和書法作品都應接受批評,尤其作為書法創作主體的書法家應該有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勇氣與胸懷,在批評與反省中不斷提升創作水平。

  批評之難,難在何處?概言之,當今書法批評陷入了“人情批評、圈子批評、馬屁批評、紅包批評”等諸多困境而難以自拔。名為批評,實為吹捧,究其根本,誠為人情與利益羈絆。從批評對象而言,評論界的褒揚攸關個人藝術聲譽與作品市場價值。出于利益驅動與自我形象維護,書法家多喜推介抬舉,不樂見評論指謬糾偏,對善意而中肯的批評容納有限,甚至不友善。故而,批評家們難以直抒胸臆,提筆行文往往投鼠忌器,顧左右而言他。為利而文者,當然贊歌為上,這已是書法界普遍的現象。

  批評對象不能正確對待批評,因為名利心重,缺乏聽取不同意見的襟懷,對自己的作品要么不自信,要么妄自尊大。事實告訴我們,在藝術領域,任何人的作品都不可能完美無缺,個人志趣和認識局限總是存在的,有優點,也會有不足,哪怕是藝術大家。少一些名利心,多一份淡泊超然的胸襟與器量,不斤斤計較得失,書寫的心態才會坦然從容。歐陽修云:“不必取悅于當時之人,垂名于后世,要于己適而已。”寄情筆墨,樂以忘憂,讓書法回歸它的本真狀態,對于書寫者是一種境界的提升,也是一種福分。“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多聽多反省,及時矯正糾偏,方能避免迷失或劍走偏鋒,因此書家們應發自內心真誠地善待批評。

  什么是好的批評?宋代書法家米芾認為,批評的關鍵在于“不為溢辭”。當今書法批評云里霧里、不知所云的文章不乏其數,如何汲古開新、揚長避短,真正做到剖析事理,切中要害,實事求是,不作浮夸之辭,讓人明白理解,心悅誠服,已是擺在批評家面前的現實問題。

  如何寫出好的批評?首先,批評家要有獨立的批判精神,內心純正,有良知有責任有擔當,具備良好的職業操守與學術品格。無欲則剛方能消除各種干擾,抵制各種誘惑,真正地展開批評。為文即為人,很難想象一個趨炎附勢、逢迎名利、圓滑世故的人能成為真正的批評家。其次,批評家要有精深的學術素養、敏銳的觀察力、理智的批判力與創造性思維,能察人所未察,敢于批評,言之有理。批評的針對性與個性化,不僅可避免批評的雷同化、單向度,也是批評家獨特風格的展現,是批評指向性與學術性的重要標識與價值所在。

  對于具體書法作品的批評,既不能脫離作品又不能僅就作品論作品。要克服人情的羈縛和以人論書的簡單評判,不因人廢書,以親疏論優劣。要敢于直面作品,秉持鮮明的態度、立場,同時也應講究批評的策略與智慧,要著力分析作品的優劣、長短,辨明是非,擺事實,講道理,防止批評者粗暴的個人情緒宣泄,抵制不分緣由、不著邊際的胡亂評價。

  市場在干擾創作,“紅包評論”在侵蝕批評的公正性,這是當前書法批評要時刻警惕的問題。我們要拒絕批評的市場化,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不能把文藝作品當成商品,更不能信奉“紅包的厚度等于評論的高度”。

  藝術批評具有主觀性,如何從主觀感受上升到理性思考,是書法批評的關鍵所在。這不僅需要建構合理科學的評價體系,同時也需要一支高素質的書法批評家隊伍。我們提倡有利于書法事業健康發展的書法批評,呼吁建設高素質的書法批評人才隊伍,形成良好的書法批評生態,為書法批評創造寬松包容的人文環境。只要書法批評家們講真話,有灼見,被批評者能虛心聽取意見,從善如流,那么書法批評與書法創作之路就一定會越走越寬。

 ?。ㄗ髡撸翰糖宓?,系福建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點擊加載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国产一国产一级毛片aaa